凉山女孩13岁才上小学读两年就辍学

曲莫曲里是个孤儿,出生两个月父亲就去世了,随后母亲改嫁,她在叔叔婶婶家长大。家就在校园旁边,她却没有准时入学,在家里帮着分担家务劳动。在支教陈老师的劝说下,曲里终于从三年级开端上学。还没念完五年级,因为物质生活的窘迫和学习进度严重落后,曲里不得不停学外出打工。而五年级同班同学里,很多都是和她相同在入学年岁被耽误的凉山孩子,最大的21岁。这群凉山大龄学童的出路,究竟在哪儿?

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尔哈小学,属于村教学点。2016年,村小还在村口一块比较开阔的平地上,两间老旧的小房子,一间是支教老师的卧室兼办公室和厨房,另一间是教室,没有窗,堆满横七竖八的桌子。50多个三年级学生,除了上课,其他活动都在教室外面。

  早些年,凉山区域的师资和办学条件都很差,上学路途遥远且崎岖,加上传统观念对教育不重视,很多孩子到了入学年岁都不送去上学,而是在家放猪放牛或者看弟弟妹妹。即使到了现在,大龄学童现象仍普遍存在。

  尔哈小学的学生。2017年

  2018年,尔哈小学还有二年级和五年级两个年级共94人,其中五年级年岁最大的学生21岁,13-15岁的居多,全班有九成学生是晚入学的大龄学童。到2018年末,几个五年级学生停学外出打工,现在只剩下80多个在读生。

  孩子们的课外活动时刻,自己制作的跷跷板。2017年

  凉山彝族区域的日常用语是彝语,上课教材却满是汉语,这对孩子们来说无异于学习一门外语,是很大的应战。上学的孩子算得上是村里汉语讲的最好的一批人,结业后出外打工也能较快融入。2016年时,尔哈小学只有一个年级,两个老师,每人上课半天。一位是村里上了年岁的代课老师约布,教数学,他也是一位毕摩(“毕”在彝语中为“念经”之意,“摩”为“有知识的长者”,“毕摩”是彝族专门帮人礼赞、祈祷、祭祀的祭师),常常有一些家务俗事处理,遇到农忙季节或被请去做毕时,全校就得靠支教老师一个人盯全天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